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残屋销魂、红肥绿瘦

残屋销魂、红肥绿瘦

2016-09-22 07:04 PM作者:哥也色_哥也色蝴蝶谷_哥也色蝴蝶谷娱乐网_哥也色中文娱乐网

.
  这是程瑶珈头回自己出门,芳心可可,只为伊人憔悴,长大的姑娘动了思切,再腼腆的也突然变得大胆了。郭
靖在哪里呀?这天涯海角地找,什么时候是个头呀!想见郭靖的念头开始动摇了,还是回家吧,现在真的很累的。
前面有一个酒肆,虽然看起来挺脏的,不过是可以歇脚的地方吧,程瑶珈拖着疲惫的脚步走过去,歇一歇,喝口茶,
最好是能有客房洗个澡,把裹脚布松松,这脚现在真难受呀,真后悔赶时髦也学着宫廷里的妇人把脚裹了,时髦未
必好呀。


  欧阳克远远的就看见了摇曳而来的程瑶珈了,不由心中高兴,这腼腆斯文的程大小姐怎么自己出来瞎逛?欧阳
克对程瑶珈是挺满意的,上回让郭靖、黄蓉和洪七公给搅了局,没痛快成,不过程瑶珈的形象已经在记忆中了。虽
然没有黄蓉那么清丽脱俗,但程瑶珈可是别有丰韵的大家闺秀,容貌也算得上是绝丽了,很精致,眉毛弯弯的,如
柳;眼睛细细的,新月一般温柔;鼻子很娇巧,主要是那小嘴格外地迷人,当真是一点红樱;更难得的是珠圆玉润
的一副丰腴的身材,娇嫩白腻的一身白肉;她的下巴是耐人寻味的双下颌;整个人都在一种温润娴雅的温柔之中。
江南好呀,江南的女子象水,她没有黄蓉的精怪,没有穆念慈的那种风吹雨打的憔悴,但清新淡雅,腼腆斯文,让
人感觉是在春风中,被涤荡,暖洋洋的。度过了危机的欧阳克非常高兴,好久都没有碰女人了,老天爷开眼,给送
来了这么一个尤物。


  没有勇气死,还不想离开这留恋的世界,也没有勇气面对这世界,穆念慈是带着一颗被伤害了的、破碎的心来
到牛家村的。这里是义父的故乡,把他们的骨灰埋葬了,自己又何去何从呢?还是不能忘怀杨康,那是一个多美的
童话。可是自己还有资格去面对他么?身体已经肮脏得连自己都憎恨了,虽然脱离了欧阳克的魔掌,梦中总是在那
噩梦中惊醒,还有已经养成了手淫的习惯,不弄到筋疲力尽,就无法入睡,这样的生活还要继续到什么时候?


  好家伙!程瑶珈差点被这残屋的尘土味给呛了一个跟头,这样的地方能吃饭吗?不过是有人的。程瑶珈看见一
个说不清楚感觉的男人就坐在屋子的角落里,他真可怜,腿从膝盖以下就没有了,他的眼神真讨厌,多失礼呀,你
这样看一个姑娘。见到生人用这样的目光打量自己,程瑶珈的脸红了,见到的男人很有限,被这样肆无忌惮地检查
就更没经历过了,感觉那目光在一层一层地剥去自己的衣衫,扫得自己的肌肤都一个劲地发紧,怎么世上有这样无
礼的男人?一点羞怯,一点着恼,但程瑶珈决定不理睬他。「店家?有人么?」还是有点慌,虽然提高了音量,可
听起来还是象蚊子嗡嗡。欧阳克笑了,「姑娘,我不是人么?」程瑶珈听到欧阳克那显然是调笑的口吻,就更不准
备理睬他了,看到一把椅子,走过去,从袖口里取出帕子,非常仔细地擦干净,然后端正地坐下,腿好酸呀,脚也
疼,肚子也饿了,浑身都没劲,要是有口水喝就好了,现在,程瑶珈也不期待这破败的酒肆能有香喷喷的清茶了。
「姑娘,我这有酒有菜,和不过来同坐?」程瑶珈的一丝不苟是和江湖儿女非常不同的丰韵,那娇怯的神态,也和
江湖儿女的飞扬有非常大的区别,欧阳克更乐了,早听说江南淑女的风采了,看来这程瑶珈可以品尝个够的,看那
小脚。程瑶珈伸手按住自己的佩剑,真的有点慌,这男人,真讨厌的。


  「店家,来碗面,有……」穆念慈走进酒肆,看到了欧阳克和程瑶珈,这震惊是巨大的,欧阳克的目光落到自
己的身上时,穆念慈激灵打了一个寒战。「正好,有了一个小美人,又来一个大美人,两个美人都过来陪公子喝酒
吧。」欧阳克手中的拐杖一点,身形已经抢住了门口。「姑娘,你快从窗子走!他是恶人!」穆念慈伸手就抽出自
己的单刀,横在胸前,抢步掩住程瑶珈。他当然不是好人的,不过为什么这姑娘这样的紧张?程瑶珈一阵惶惑,却
也不由自主地站起来,伸手把宝剑抽出来了,有点慌,剑鞘掉在了地上,要不要拣起来?穆念慈知道这个姑娘和自
己不一样,也没想到居然这样的拖泥带水的,更急了,「落在他手里,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两个,谁也
走不了!」欧阳克动手了。


  「你不要过来啊!」程瑶珈十分害怕,她没想到这个断腿的男人会这样的厉害,只两招就把那高个的姑娘给点
倒了,非常后悔自己干吗要来这破酒肆。「小美人,你乖乖地陪我喝酒,我就不过来好么?」「我不陪你喝酒,你
也别过来,我,我要用剑刺你了。」「你刺呀,放心,你不会刺到我的。」他的腿断了,怎么还这么快?快的都看
不清楚了,程瑶珈又是惊慌,又是害怕,从小练习的武功就要快记不起来了,只能尽力地挥舞宝剑,但越来越无力
了,一个劲地冒汗,要命的是他在摸自己的胸口了。欧阳克见程瑶珈的全真剑法简直不成章法了,更乐了,他不着
急制服程瑶珈,要享受她的惊慌,摸上去的感觉真不赖软软的,捏一把,估计是会流水的!呲啦一声,程瑶珈的袖
子被撕掉了一条,雪白粉嫩的胳膊露出了一大节。程瑶珈失声惊叫,全真剑法就更乱了,琢磨着是不是要找东西挡
住裸露的肌肤。「真是好姑娘呀。」欧阳克舔着嘴唇,伸手从程瑶珈意料不到的方位探进去,扯下她胸口的一片衣
衫,顺手还在胸脯上捏了一把……


  穆念慈不忍再看了,这是熟悉的猫逗老鼠的玩意,到最后,程瑶珈是不会逃出魔掌的了。黄蓉在密室里看的好
笑,这腼腆斯文的程大小姐和人动手的样子实在是武林中的一个趣话,多少有点好奇,这样下去,程瑶珈很快就会
被剥的精光的,真想看看这罕见的一身白肉呢,黄蓉是第一次看到比自己还要白的姑娘。


  程瑶珈不知道要面对怎样的折磨,不过很害怕,害怕的浑身哆嗦,打不过他,根本连机会都没有,不如就听话,
陪他喝酒。她坐在欧阳克的身边,伸手使劲地拉着衣衫,还是不行,就把胳膊抱在胸前,低头,一个劲地流泪,「
你饶了我,我可以给你钱的。」欧阳克笑着,把拐杖放到一旁,很仔细地打量程瑶珈,那肌肤如透明一般,一阵淡
淡的幽香沁人心脾,这样团膝坐在榻上,拥美饮酒的日子,真的是久违了,他伸手过去揽住程瑶珈的肩头,真的是
很嫩的,那颤抖的肩头肌肤触手生温,滑腻纤细。「求求你,别碰我吧。」程瑶珈扭动着想躲闪开,第一次被男人
接触皮肤的惊慌,实在不能忍耐,那手虽然很暖,很软,同时也很有力,带来战栗。「我怎么舍得不碰你的?」欧
阳克稍稍用力,把程瑶珈拥在胸前,看着程瑶珈的挣扎,看着那绣着绽放的牡丹花的丝绸肚兜下起伏的胸脯,看着
那胀的通红的脸颊,看着那眼泪汪汪的新月一般荡漾的眼睛,她哭的样子也这么动人,那一扁一扁的小嘴,抖动的
下颌,还有那推拒的藕臂,欧阳克春心大动,张嘴就咬住程瑶珈肉乎乎的小手,使劲地用手掰开她挡在胸前的胳膊,
她的胸脯应该比这丝绸的肚兜还要滑软,还要细腻……穆念慈闭上了眼睛。黄蓉的心跳加速了,这是第二次看到男
人对待女孩子了,第一次是穆念慈主动地对杨康,现在,欧阳克展示出来的是一种狂野的东西,看着程瑶珈那娇艳
的身体在暴力中飘摇,那是一种很特异的感觉,猛烈,刺激。黄蓉感到一阵急促,身体慢慢地产生了变化,那种老
是纠缠自己的感觉改变了一种味道,盘旋着,从那里开始向全身弥漫了,带来了一阵麻痒。看着程瑶珈那酥嫩柔软
的胸脯在欧阳克的手中怪异地改变着形状,黄蓉就不能把自己的目光从那好看的胸脯上移开了,怎么程瑶珈的胸脯
也这么饱满的?虽然没有穆念慈的那样高耸挺拔,但那晶莹细致的乳房实在是很美,而且乳头居然是鲜嫩的粉红色
的,一个罕见的尤物,穆念慈的就不是,那是褐色的,勃起的时候才有点红,可程瑶珈的就那么粉红,慢慢的勃起
后,就琥珀一般晶莹通透起来,有一种忍不住要过去咬一口的冲动。自己的是什么样的?……乌黑的秀发掩住了半
边脸颊,程瑶珈用最大的力量从欧阳克的怀里挣扎出去,蜷缩着屋角里,顾不得脏了,肚兜已经被扯掉了,整个上
身都暴露在空气中,羞怯,害怕,程瑶珈本能地捂住胸口,「你别过来!」这是程瑶珈这辈子最大的音量了,觉得
自己害怕得要疯掉了。「不过来,也好,可是我现在就是想要女人,又怎么办呢?」欧阳克把自己的外袍甩在一旁,
腿虽然没有了,这身体还强健,威猛。「她!」程瑶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指着动弹不得的穆念慈,话一出口,就
有点后悔了,这姑娘曾经要保护自己的,可有什么办法呢?不然,遭罪的就是自己了。听到的人都吃了一惊。穆念
慈也想不到这个腼腆斯文的姑娘会这样。黄蓉更是震惊了,早知道程瑶珈是这样自私凉薄的人,当初就不应该救她。
欧阳克乐了,「好呀,你过去把她弄过来吧。」


  穆念慈没说话,连咒骂的力量都懒得花了,她看着程瑶珈把自己的外衣脱下去穿上,说实话,穆念慈也觉得程
瑶珈非常的美,现在不觉得了,她厌恶她。程瑶珈是心慌意乱的,她不敢面对穆念慈的目光,不敢面对欧阳克的目
光,内心是羞愧的,也挣扎,但很快就释然了,我保护自己有什么错?我没有力量保护别人的呀,只要自己不受到
伤害,不就可以了么,在粗野的男人的怀里的滋味你们知道么?多可怕呀。只有顺从才可以吧?程瑶珈抬头讨好地
冲欧阳克一笑。


  这样的妙人还真罕见呢,欧阳克笑着。穆念慈的衣服对于程瑶珈来说瘦了,而且长,不过包裹在那动人的身体
上,线条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了,她动作的时候,能感到绷紧的衣衫下面肉体的不安,很奇妙的视觉冲击呢。「把她
的衣服剥光。」欧阳克玩味着程瑶珈的怯懦,看着她的小手解开穆念慈的衣带,对穆念慈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兴趣,
就觉得程瑶珈好玩。程瑶珈还是有些犹豫的,她觉得穆念慈的目光象在自己的身上燃烧,真烤人呀,她颤抖着,还
是不敢去揭开穆念慈的肚兜。「你来吧,或者他在我身上发泄了,就不会伤害你。」穆念慈平静地说,慢慢地合上
眼睛。程瑶珈哭了,她觉得自己被深深地刺痛了,开始恨穆念慈。你神气什么?你干吗非要表现成这样?想使我感
到卑微?你没有我好看的,你的皮肤也不行,穿的都是什么呀!这样的粗布,连内衣也不知道弄好一点的,看你那
风尘!程瑶珈伸手扯掉了穆念慈的肚兜,看到穆念慈微微动了一下,那饱满高耸的乳房产生了一阵波动。「裤子,
还有裤子,要全部剥光。」欧阳克笑着,觉得自己捕捉着程瑶珈内心最细致的变化的感觉真奇妙。看到穆念慈浓密
的阴毛,程瑶珈觉得真脏,你看,你的这里都什么样了,女人的阴唇是这样的么?应该贞洁的,你看,都黑了,还
象小孩的嘴一样咧开着,真的,她的这地方怎么这么厚呀?程瑶珈还是好奇了,这也是第一次看到一个成熟女人的
阴部,和侍侯自己的丫鬟的那种薄薄的一条缝是那么的不同。「把她的腿打开,对,好好地给她摸,直到出水了为
止。」程瑶珈扒开穆念慈的腿的时候,感觉是有点奇怪的,那腿真的很结实的,也软,但和自己的不一样。「你揉
呀!」欧阳克身手在程瑶珈的腋下掐了一把。「怎么揉呀?」程瑶珈委屈地哭。「连这都不会!把你的手,放在她
那儿,对了,顺着来,戗着来,你自己琢磨,那有个洞,抠一抠。」程瑶珈觉得自己表现得越顺从,欧阳克对自己
的态度就越好,已经习惯了别人对自己好了。不过觉得真脏,那是尿尿的地方,自己的手是干净的,自己的手多白
呀,她的那里又显得那么的黑,那乱蓬蓬的阴毛搔得手背痒痒的,还有那肉,颤抖了起来,似乎在蠕动了,什么时
候才出水呀?程瑶珈有点不耐烦了。被指甲刮疼了,穆念慈哆嗦着,一个劲地吸气,还是有感觉了,那里已经适应
了手指的揉搓,不过程瑶珈的技术很糟糕,舒服一下,就肯定会被弄疼,你就不能好好地弄呀!穆念慈感到一阵烦
恼……原来可以这样的,黄蓉的心跳惶惶的,得找机会试试,不然晚上睡不着的时候真恨不得用脑袋去撞墙呢,最
好是靖哥哥来给自己弄,他肯么?用手摸自己尿尿的地方?黄蓉咬着自己的嘴唇,把目光投向郭靖……「湿了。」
程瑶珈这才松了口气,把被沾湿的手指在穆念慈的肚子上抹着,还是觉得脏,她的肚子动的真厉害,看到穆念慈急
促地呼吸着,表情很痛苦,程瑶珈就更满意自己的决定了,不然自己就要接受这样的酷刑了。「你过来,帮我把裤
子脱了。」程瑶珈愣住了,想不到这要求是一步一步地增加的。「你他妈的干不干?」欧阳克伸手就薅住程瑶珈的
头发,「哎呀!撒手,我干呀。」「别他妈的磨蹭!」欧阳克并没有松开程瑶珈的头发,但不在撕扯了,让程瑶珈
保持着姿势,看着程瑶珈哆嗦着伸手解开自己的裤子。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慌?程瑶珈不能别开目光,她被强迫着看
到了男人的东西,也是浓密的阴毛,更浓密,甚至在小腹攀爬,大腿根和屁眼那儿也毛乎乎的,那是一个正在缓缓
抬起的巨大的肉棒,狰狞可怕,也脏,黑乎乎的,包皮最前端在慢慢地沿展,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肉棒的上
面若干粗大突起的经脉也在膨胀,红色的细血管也很清楚了,末端还挂着一个深褐色的肉囊,老头的脸一般皱着,
里面是两个蛋一样的东西,很大,很丑陋呀!手被欧阳克抓住了,程瑶珈一哆嗦,想逃避,可无处可逃,自己的手
被按在那吓人的东西上了,热,还有那扩张的脉动,「好好地给我揉!」欧阳克的脸通红,那目光变得凶狠。怎么
揉呀?显然不能象对待穆念慈那样,那是一个坑,这是一个棍,是不是象那绣花针?」给我握住!」你得教,我才
会的么。程瑶珈慢慢地掌握着要领,惊慌地看着欧阳克的手把穆念慈的乳房弄成奇怪的形状,他在掐穆念慈的乳头,
肯定很疼吧?看见穆念慈的脸都抽搐着,汗水冒了出来。别管别人了,你干好自己的活吧,免得遭罪,感到手里的
东西膨胀了,这膨胀是那么地真切,就在自己的手里发烫,包皮里面的东西露头了,鲜红的,亮晶晶的,也有一个
裂缝,裂缝也有唇,裂缝也出水……可以这样的么?黄蓉觉得快要不能控制自己了,看到了欧阳克那可怕的身体,
那儿臂一般的阴茎,就是要把那么大的东西放到身体里?那小洞那么细,能装下么?内裤好象湿了,贴在大腿根,
凉津津的,黄蓉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郭靖的裤裆的位置,摸过一次的,是那么的让人心慌,做夫妻也要把靖哥哥
的那东西放到自己的身体里么?能行么?真想试试呀!不知道靖哥哥的是不是比欧阳克的还要大?……「你别他妈
的闲着,给她也摸,一会又干了。」程瑶珈只好把自己的另一只手又伸到穆念慈的阴部抠挖起来,不知不觉地,自
己的身体似乎也产生了渴望了。


  看到欧阳克把那可怕的阴茎直接捅进了穆念慈的身体,穆念慈的身子剧烈地抽搐了一下,程瑶珈就觉得眼前一
阵眩晕,多可怕呀,这是怎样的疼呢?不能不看,欧阳克把自己的头就按在穆念慈的肚子上,最接近地目睹这一切。
能清晰地感到穆念慈肌肉的扭动,随着呼吸而起伏的肚子的颤抖,一阵松懈一阵紧张的变化,浓密的阴毛彼此摩擦
着,沙沙的,阴茎刺穿阴道,抽送的过程中,吧唧吧唧地响着,味道很奇怪。程瑶珈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发烫,自己
一个劲地哆嗦,不知道是恐惧,还是被诱惑了,穆念慈的呻吟中似乎不那么痛苦了,开始变得奇怪,是那种使人迷
恋的畅快,抽出来的阴茎上带着一层有点发白的,有泡沫的体液,那是什么?两人的阴毛都湿了,乌黑亮泽……就
是这样的!黄蓉看到了,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听出穆念慈呻吟中的舒畅了,那呻吟那么地扣人心弦,让人心猿意
马,听到靖哥哥的呼吸急促起来了,黄蓉连忙克制心神,专心运功,不过还是不由得被外面的情景吸引,你干吗这
么热切?……「给我舔!」欧阳克从穆念慈的阴道里把阴茎抽出来,使劲把程瑶珈的头拽过来,就往程瑶珈的脸上
捅。程瑶珈吓得尖叫起来,她拼命地想逃,不可以的,多脏呀!「乖乖的!不然就扒光你的衣服,也这样!」虽然
恶心,但总比这样被捅死好吧?程瑶珈抽泣着,不得不让欧阳克那可怕的、滑不溜汲的阴茎塞满了自己的樱桃小口,
崩溃了,耻辱已经不能代表现在的心情。「你他妈的小心点。」挨了一个耳光,从来没人这样打过自己,委屈,我
怎么做错了?不是已经完全顺从了么?怎么还打我!欧阳克感到鸡巴被程瑶珈的牙刮地生疼,自然是恼怒的,不过
看着程瑶珈那张开到极限的小嘴,就更来劲了。程瑶珈哭着,慢慢地找着感觉,真难受呀,就是想吐呀,感到那阴
茎在嘴里肆无忌惮地乱捅,捅的一个劲地麻。终于拔出去了,程瑶珈喘息着,咳嗽着,惊恐地看到欧阳克的阴茎居
然撑开了穆念慈的肛门,就那么狠狠地捅进去,穆念慈的身体痉挛着,呻吟变成了凄厉的尖叫,她扭曲着。拼命地
要抗拒,虽然已经允许这可怕的阴茎进入过自己的嘴里了,可现在不行呀!阴茎刚从穆念慈的肛门里抽出来,明显
地带着一点粪便的印记,还有被稀释了的血,以及一股特别的腥臭,就是死了,也不行!就是感到了死亡的威胁,
软肋挨的一下,差点就断气了,程瑶珈失声惊叫的时候,叫喊被堵住了,那肮脏的阴茎已经捅了进来,直接捅到了
咽喉,程瑶珈的脑中一片黑暗,五脏六腑在翻腾,已经没什么可吐的了,可恶心得不得了,嘴里的味道是很古怪的,
一阵咸之后,就是苦……穆念慈的下体一塌糊涂了,体液,尿液,还有受到冲击而开始排泄出来的粪便。欧阳克更
疯狂了,他知道穆念慈已经昏迷了,可没有放过她,他继续把阴茎捅进穆念慈的肛门,直肠里还有涌动的粪便,软
汲汲,热乎乎的,捅进去就象陷入一片泥澡中,肛门还在本能地收缩着,带来了快感,而把沾满粪便和鲜血的阴茎
拔出来再塞进程瑶珈的嘴里,就是不能抗拒的巨大刺激。程瑶珈的嘴已经变得机械了,嘴角也沾满了花花绿绿的东
西,她的脸色惨白,双眼毫无内容地看着,看到阴茎捅过来,就机械地吸吮,已经分辨不出味道了,麻木了,连意
识也彻底模糊了,就这样死掉吧,自己已经不是个正常的人了。这一次,欧阳克在程瑶珈的嘴里停留的时间更长了,
程瑶珈觉得喘不过气来,突然,那身体抽搐了一下,他死死地把自己的头按在腹下,阴茎直接插入咽喉,又一阵抖
动之后,程瑶珈就觉得他喷发了,一股热乎乎的粘稠的液体直接灌满了食道,还没来得及吞咽,第二股又射出来了,
口腔里也被灌满了……黄蓉被吓着了,跟看到的穆念慈与杨康的那次香艳热辣是完全不同的,这次看到的是一种充
满了暴虐的,似乎自己也被这暴虐给吸引了,她看着昏迷了的穆念慈那一塌糊涂的下体,看着程瑶珈那茫然的神情
和变得奇怪的嘴,看着欧阳克弥漫在一种狂野气息中的目光,还有那狰狞的身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突然对目睹
的一切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冲动,是渴望么?


  穆念慈苏醒过来的时候,感到一阵疲惫,似乎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看着自己。的确是有,那是杨康的!穆念慈觉
得自己马上就崩溃了。


  杨康是目睹了发生的一切的,心里是一种冷冷的感觉,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欧阳克,穆念慈,你们这狗男女!
欧阳克不能原谅,穆念慈也一样,不过对待的方法或者要区别,欧阳克必须死!他太危险,他背后的欧阳锋就更危
险了;至于穆念慈,你必须生不如死!杨康咬了咬牙,从暗处走出来。「欧阳公子好兴致呀!」欧阳克刚从那高潮
的疲惫中复苏,痛快了,解决了积压了很久的欲火了,不过还没有结束,程瑶珈就是在嘴边的鲜肉,还得好好地品
尝。如果有黄蓉就最好了,欧阳克看了看半截的腿,心中充满了仇恨,那么程瑶珈就先代替黄蓉吧。看到杨康,欧
阳克微微一怔。他知道杨康和穆念慈的关系,先警觉了,不过心里是看不起杨康的,绣花枕头,有什么本事。「哦,
是小王爷呀,兄弟我没别的嗜好,就是爱玩漂亮的姑娘。正好,小王爷来了,咱们喝酒看美人,一起鉴赏鉴赏吧。
哈哈哈!」伸手提起穆念慈的头发,把穆念慈的脸对着杨康,「怎么样?小王爷,这丫头的身子可不一般,她身上
可有很不寻常的东西。」杨康的内心是震怒的,但表情很平静,已经不那么急噪了,决心下定了,就可以很轻松地
对待了。「是吗?女人还不就是脸蛋漂亮不漂亮么?」杨康若无其事地伸手掐了穆念慈的脸蛋一把,皱眉看了看她
身下的污秽,伸手捂住鼻子。欧阳克判断着杨康的态度,其实把穆念慈弄成这样,杨康要如何对待?欧阳克也没底。
「小王爷还是不知道女人的妙味,一个女人有一个女人的好处,决不相同。比如这穆姑娘,屁眼就是一绝。哈哈哈
哈!」「那么这丫头的呢?」杨康还是想把话题岔开,到底是心疼的,他蹲下身子,伸手撩开程瑶珈的秀发,很仔
细地看哭得不成人样的程瑶珈,「自然是嘴了?」欧阳克冷笑一声,「这丫头到底如何,还没有清楚,小王爷有没
有兴趣给她开苞?」「那可如何感谢欧阳公子呢?」杨康就伸手去捏程瑶珈的脸蛋。「不要啊!」程瑶珈惊恐地,
现在就算悔恨也来不及了,所付出的一切努力,承受的一切耻辱,还是不能使自己摆脱这厄运,她用最后的力量要
保护自己,拼命地要逃开。


  「给脸不要脸!」杨康抓住程瑶珈的头发,使劲地把程瑶珈的头扳过来,一拳打在程瑶珈的肚子上。程瑶珈的
身子软了下去,过去掰杨康手的手也无力地过去捂肚子。「舒服么?」杨康又一拳击中了程瑶珈的软肋上,松开程
瑶珈的头发,任她倒下,「问你话呢,舒服么?」脚就踢在程瑶珈的屁股上,往那臀沟里踢,用脚尖,把心里的愤
怒发泄出来!程瑶珈已经完全不想抵抗了,实在受不了啦,这疼比羞辱要残酷的多了,会死么?」小王爷,再打就
打坏了。」欧阳克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伸手揪住穆念慈的乳头,使劲地一掀。穆念慈猝不及防之下,尖声惨叫了出
来。杨康一哆嗦,停下了,笑了,「欧阳公子,原来也好这个,我就是看见女人痛苦,就说不出的痛快!」「来,
咱们喝一杯,让那小姑娘脱光了衣服,给咱们跳舞,解闷,如何?」「如此甚好。」杨康接过欧阳克递过来的酒杯,
一饮而尽。「还等什么呢?」欧阳克拿拐杖的头捅着程瑶珈的下身,手腕微微变换,就挑下了一片裙子,顺手又在
程瑶珈的屁股上抽了一记。「欧阳公子真是好手法呀!」杨康大笑着,又把酒杯斟满。「雕虫小技而已,小王爷见
笑了。小美人,乖乖的听话,大家乐完了,自然就放你回家了。」欧阳克笑着,「小王爷,这小姑娘细皮白肉的,
可不是穆姑娘可比的。」


  恐惧和羞耻,程瑶珈战栗着,但实在是怕他们又打自己,就期待着能赶快应付了这不能逃避的磨难,然后回家。
程瑶珈一丝不挂地站在欧阳克和杨康的面前,一手拢在胸口,一手捂住下身,腿抖得都不行了。这样的身体,还的
确是第一次看见的,杨康觉得自己真的兴奋了,目光离不开程瑶珈的胸脯,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可爱的乳头,这样
精细的肌肤,那是一种怎样的绵软娇嫩的?被殴打的地方红肿着,真有点心疼。「妙人,小王爷,你看,这小姑娘
是天生的白璧无暇。」杨康才注意到,程瑶珈的小腹光洁如玉,连腋下也没有毛发,通体晶莹,果然是白璧无暇的
珍宝,更妙的是一双小脚,通透莹润,娇巧迷人,腿就显得笔直,浑圆中自然带着一丝挺拔,要不够纤细,但柔软,
臀不够耸翘,但柔媚,再加上一丝惊恐,一丝憔悴,当真是妙不可言。「你他妈的倒是跳呀!」欧阳克又伸拐杖向
程瑶珈的下身捅……「怎么样?小王爷,这乐趣是不是也挺好的?」「我恨不得拜倒在欧阳公子坐下。」欧阳克哈
哈大笑,伸手抓住穆念慈的头发把她按在自己的下身。穆念慈现在是六神无主,羞愧难当,只好开始吸吮。杨康则
伸手抓住程瑶珈的小腿,真滑,险些就滑脱了。程瑶珈惊叫了一声就软倒了,「求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
她哆嗦着,不敢挣扎,现在两挣扎的勇气都没有了,只好任由杨康扒开掩住胸口的手,然后抓揉自己的乳房。这乳
房真的很美,尤其是娇嫩的乳头,杨康低下头,把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尖拨弄着,并用牙齿轻轻地咬。恐惧中的一
丝酸软,程瑶珈感到了,分明是自己的心被搔动了,那是一种奇妙的麻痒,还有他揉搓自己肚子带来的紧张。欧阳
克一边享受着穆念慈的嘴巴,把目光注视在程瑶珈又白又圆的大腿上,大腿的尽头是一片白玉一般的神奇,晶莹通
透,那粉红色的裂缝更是使人着迷,忍不住把手伸过去,马上就陷入一片绵软酥嫩之中,熟悉女人,但这样嫩滑的
女人的确是第一次碰到,阴唇闭的很紧,用手指剥开,就产生了一阵奇异的战栗,那些嫩肉都抖动起来,眼前似乎
都模糊了。程瑶珈感到了,震撼了,比想象中残酷要美妙的多了,同时被两个男人抚摸,内心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冲
动,和恐惧,耻辱,惊慌,那些情绪根本就不搭界。处女破身的第一次遇到熟练的男人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那
样可以得到永久的记忆。


  看到程瑶珈的裸体,黄蓉开始不那么自信了,比较起来,自己的确是太单薄了,自己能不能也拥有那样让男人
沉迷的女人魅力?她能同时让两个男人如此着迷,自己呢?靖哥哥,你怎么还不好!?听到程瑶珈那一声比一声高
的呻吟,黄蓉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扭曲了,下身一个劲地发热,似乎有些肌肉在不由自主地蠕动起来了。


  已经有过经验了,程瑶珈握住杨康的阴茎时,已经不怎么慌乱了,很仔细地剥开包皮,把已经湿漉漉的龟头攥
在掌心里,轻柔地揉握,这个比欧阳克的要细很多,同时要干净很多,不那么黑,毛也少,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把
这个放到嘴里去!下身传来的一阵阵酸软和紧张都成了快乐了,感到一条湿润的舌头了,剥开已经适应了抚摸的阴
唇,在里面细嫩的部分舔弄着,最后到达了带来阵阵战栗酥麻的地方,还很熟练地剥开包皮,直接抵达了那个不能
碰的小肉豆上,想完全地松懈下去,又被不停地唤起了,这感觉比刚才目睹的残忍要美妙的多了,身体内部似乎有
给强烈的需要了,如同百抓挠心。欧阳克把穆念慈踹到一旁,专心地舔弄着战栗中的程瑶珈,双手托着程瑶珈的屁
股,把屁股蛋扒开,用手指切进去,挑弄着那蠕动着的肛门,感到从阴道里分泌出来的滑液通过会阴,把肛门已经
润湿了,就尝试着把小手指向那洞口里塞,这样鲜嫩的小姑娘是要耐心点对待的。程瑶珈的呻吟变成了嚎叫,她拼
命地挺动着身体,想逃避这不能抵抗的接触,越来越慌乱了,越来越刺激了,自己又是在那种汹涌的黑色浪潮中了,
脑海中只有刚才见过的场景,自己被撕裂,阴道和肛门,男人的阴茎抽出去,蠕蠕地闭合的狼籍的洞口,还有肛门
里汩汩涌动的粪便,能坚持么?能拒绝这浪潮一般的快感么?程瑶珈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尖叫起来,身体发疯一般蠕
动起来了。已经湿滑的阴道抵挡不住杨康的一击,进入很顺利,杨康的阴茎比较细,可以很轻松地刺穿处女膜,加
上足够的湿润和松弛,突破后,阴道的反应也非常令人满意,细嫩的腔壁包裹过来,形成了有力的压迫感,更舒服
了!杨康使劲地咬住程瑶珈的乳头,左右晃头,双手扣住程瑶珈的腰。程瑶珈已经模糊了,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结
合的地方,那尖痛后深入的穿插,把模糊的神智引入了另一个疯狂的境地,屁眼里还夹着欧阳克那越来越急促地抠
挖的手指,肛门被撑开了,他又塞进了一根手指,两根还不停地要把直肠也张开,除了不适,渐渐地有了一些感觉
了,还是比想象的要舒服,没有那样的恐怖,不过的确是想拉屎,肚子一个劲地在抽搐,凉风和被涂抹进来的液体
也使拉屎的冲动越来越厉害……杨康也陷入了一阵疯狂中,这是前所未有的经历,插入阴道的阴茎不光得到了阴道
的爱抚,还可以清晰地感到上面在直肠中抠挖的手指的动作,虽然疯狂,但杨康一直保留着最后的冷静,男人在射
精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时候,就要抓住欧阳克的那个时刻,他尽力地克制着自己如潮的快感……欧阳克很满意程瑶
珈的屁眼,那肌肉的扭动很有劲,而且现在也足够松弛了,就把手指抽出来,马上把勃起的阴茎塞进去……程瑶珈
惨叫了出来,那的确和手指的进入很不一样,阴茎太粗了,好象要把肛门撕开的样子,继续的进入就更难受了,不
过阴茎是热的,把已经很凉的直肠暖和了过来,接着的摩擦就是致命的了……


  黄蓉不敢看了,程瑶珈的脸扭曲得不成样子了,那眼神似乎失去了任何意义,剩下的就是痛苦和身体的承受,
同时被两个男人这么强悍地弄,她肯定会死!她什么时候死?令黄蓉困惑的是,程瑶珈没有死,她的呻吟渐渐地畅
快起来,虽然脸上的表情还那么古怪,但眼神变得疯狂了,她也在随着男人的穿插而晃动着身体。天已经彻底黑透
了,已经多久了?黄蓉的性教育就是在这样的旁观中完成的,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观念?黄蓉自己也不知道,但的
确被吸引了。


  欧阳克很奇怪,同时也开始佩服杨康的能力了,自己是后开始的,虽然肛门比阴道带来的刺激要大的多,但自
己内功深湛,不是杨康能比拟的,现在,自己已经感到快要憋不住了,杨康看起来依然兴致勃勃,这就不能不说是
天赋异秉了。程瑶珈已经昏迷了,她软软地瘫在杨康的胸前,身体只是本能地痉挛着,承受着。杨康知道欧阳克快
到了,看见欧阳克哆嗦了起来,眼睛开始翻白眼,脸上是急噪的,扭曲的,必须等待最后的时刻吧,耐心一点,他
的动作停顿了,哆嗦变成了抽搐,杨康的手伸了过去……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小腹好象开了一个口子?这么凉的!
还没有感到疼痛,欧阳克感到自己的精血不断地喷射了出去,射精不是这样子的呀!眼前一黑,他软倒在程瑶珈的
背上。


  「别杀她。她也是可怜人。」穆念慈挡住杨康,虽然震惊,穆念慈知道杨康是用心良苦的,不这样,欧阳克就
太强大了,他就不能把自己从魔掌中再次解救出来。「不能不杀她,被欧阳锋知道了,我们都活不了。」「她不知
道是谁杀了欧阳克的,她不是已经昏迷了么。」「那只能带她走。」穆念慈已经习惯了原谅别人,就是对程瑶珈也
不例外,但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能原谅她,已经不必去考虑了,杨康不是可以依靠的么?前面的路是怎样的?也要
走下去吧。杨康觉得穆念慈真恶心,根本就不想再碰她,不过要带她走,心愿完成了一个,还有另一个。这个程瑶
珈呢?杨康觉得自己是舍不得杀她的,带走比留下还要危险,这是一个很难抉择的事情。不用抉择了,听到了脚步
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