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丹药大亨之柳家

丹药大亨之柳家

2016-09-22 06:45 PM作者:哥也色_哥也色蝴蝶谷_哥也色蝴蝶谷娱乐网_哥也色中文娱乐网

.
  自从中日武术交流会之后,陈海潮似乎放弃了对柳素颜的追求,可是陈海潮是什么人,市长公子,家财万贯,
从小到大很少又得不到的女人,虽然陈海潮的人品很好,人也很正气,可是就是这种性格才容易走极端。


  陆启文跟陈海潮说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被陈海潮完全的吸收了,甚至歪曲了,陈海潮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得到柳素颜,就算得不到柳素颜的心,也要得到她的身体。


  陈海潮开始以朋友的身份参加陆启文的一些活动,给了陆启文很多帮助,开始的时候陆启文还是对他有一些防
备的,以为他对柳素颜贼心不死,可是一段时间过去了,陈海潮好像忘了这茬一样,陆启文也就对他放下了戒心。


  陈海潮却是在观察,准备一击必中,他发现陆启文的红颜知己很多,所以不是很有时间陪柳素颜,更不要说去
看望柳母了,柳素颜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有一点小疙瘩的,陈海潮就再每次柳素颜因为这个事不高兴的时候,
陪着柳素颜,但是绝不越轨。开始的时候柳素颜还以为陈海潮又要追求她,可是陈海潮表现的一直很君子,慢慢的
就没有了戒心,心开了,话也就多了,不知不觉的陈海潮就成了柳素颜心中仅次于陆启文的男人。


  这些改变柳素颜自己也没有发现,只是觉得没有陆启文的时候,和陈海潮聊聊天也是不错的。陈海潮去看过几
次柳母,柳母知道以前陈海潮追过柳素颜,心里也挺喜欢陈海潮的,觉得这个小伙子各方面都不错,可惜自己女儿
没有这个福分。


  柳母对陈海潮愈发的好起来,柳母自从吃了陆启文的养颜丹后,年轻了不少,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和柳素颜
站在一起,外人绝想不到这两人是母女。陈海潮和柳母熟悉了以后,就开玩笑的说要叫柳母姐姐,柳母竟然答应了,
说是有了年轻的的感觉,私下陈海潮就管柳母就姐姐了。柳母还把家里的钥匙给了陈海潮。


  陈海潮觉得柳母会是一个好的突破口,谁知陈海潮竟然还有意外收获。


  这天陈海潮又来到柳素颜家,柳素颜出去上课了,柳父考察去了,家里只有柳母一个人,这样的时候很多了,
陈海潮照例换好鞋。来到柳母屋内,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反复是女人压抑的呻吟,陈海潮感
到很奇怪,难道柳母偷人不成,陈海潮悄悄的走到门口。发现原来柳母在自慰。


  陈海潮的眼睛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柳母和柳素颜长的的八分相似,只是多了一些成熟的意味,自从柳母年轻
的以后,穿着也是年轻化,那个女人不爱美,柳母穿着一身白色的家居套裙,上衣已经不知去向,裙子被拉到了腰
际,一个粉红色小内裤褪在脚踝处,半场的肉色丝袜,一只手抚摸着36d的乳房,另只手的中指在粉嫩的小穴上
揉捏。


  陈海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方面是不相信柳母会自慰,更多的时不敢相信柳母的酮体竟然会这么迷人。他
以前只是意味柳母长的年轻,却没有想到柳母的乳房,柳母的小穴都跟小姑娘一样粉嫩。


  陈海潮的肉棒不自主的站立起来,尤其上看见那张酷似柳素颜的脸,肉棒仿佛爆炸一样胀痛。陈海潮掏出肉棒,
对着柳母自慰起来。


  柳母今天就感觉不对劲,昏昏沉沉的,可能昨晚没睡好吧,自从柳母吃了养颜丹后,不但身体变年轻了,连需
要也变得多了,仿佛又回到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纪,有时候半夜都会醒来,小穴里痒痒的,可是柳母是一个传
统女性,柳父年期大了,没有那么好的体力,开始的时候还能应付,后来就没有力气了。柳母只能默默忍受。


  今天早上是吃养颜丹的日子,柳母掏出一粒养颜丹,吃了下去,却没有发现不同,原来这一瓶是陆启文给大嫂
做的催情丹。


  柳母觉得今天特别的需要,小穴一直是湿润的,神智都有些不清醒了,柳母开始的时候还在克制,情欲这东西
不是认为就能控制的,柳母打开电视,正好看见一段床戏,久基的欲火终于爆发,于是就有了开始的一段。


  情欲丹非阴阳调和不可解,柳母自慰了足足有一个小时了,不但没有减轻欲火,反而愈演愈烈。柳母的呻吟越
来越大声,门外的陈海潮终于忍受不住诱惑,快速的脱去裤子,开门久了屋,开门的响声惊醒的柳母,看见陈海潮
是眼中快恢复的神采,可是当看见陈海潮的高高勃起的肉棒时,最后一丝神智被吞噬了。


  「好弟弟,你来的太是时候了,快来干我,狠狠的干我。」陈海潮快步走了过去,三两下就把柳母拖了个光,
身体压在柳母身上,亲吻着柳母的脖颈,大肉棒对着的柳母的蜜穴狠狠的插了进去。


  「好丈夫┅好弟弟┅用力的┅哦┅用力┅哦┅哦┅快┅小穴好美┅哦┅哦┅我舒服死了┅┅快爽死我了┅┅哦
┅┅」得到大肉棒充实的柳母放生浪叫着。


  陈海潮将柳母的脚抬到肩上,并拿颗枕头垫在她的臀部上,使肉棒能更深入,每当我陈海潮的肉棒抽出时,柳
母的淫水就顺着肉棒流出来,。


  「啊、啊!好┅┅好棒┅┅我舒服┅┅你┅┅怎麽┅┅好厉害┅┅那里学的┅┅啊┅┅弟弟┅┅我的好弟弟
┅┅好鸡巴┅干的我好爽┅不┅┅不要┅┅」「不要停┅┅啊┅┅对┅┅就是这样┅┅啊┅┅你干好爽┅快干┅┅」
柳母仿佛完全没有的神智,失神似地浪叫不停,开始时陈海潮看着酷似柳素颜的脸,一阵兴奋,把柳母想象成柳素
颜,后来干脆想着自己干的事柳素颜的妈妈,更增加了快感,更卖力的抽送肉棒。一想到这,陈海潮用肉棒疯狂的
干着柳母的小穴。


  「┅┅啊┅┅嗯┅┅啊┅┅好弟弟┅┅好┅┅好舒服┅┅干我┅┅干我┅用力干┅┅快┅┅快┅┅要泄了┅┅
快┅┅插我┅┅小穴┅┅小穴┅┅出来了┅┅啊┅┅出来了┅┅」在陈海潮的肉棒一阵疯狂的抽送之后,柳母喷出
了她不知第几道淫精。在柳母的浪叫声中陈海潮射出了精液。


  激烈运动后的两人沉沉睡去,不知过了多久,柳母醒了过来,陈海潮也醒了过来,两个赤裸的人相顾无言,尤
其是柳母,脸一阵红一阵白,不知在想着什么,发生了什么,柳母心里一清二楚,自己的贞操就这么毁了。


  沉默了有一会,陈海潮有了自己的注意,今天必须把柳母征服,不然后果就严重了。陈海潮把柳母压在身下。
摸上了柳母的乳房。


  「你干什么?」柳母质问道,反抗着。


  陈海潮没有说话,柳母的放抗在他看来,如同没有,陈海潮的肉棒再次进入了柳母的蜜穴,开始激烈的抽插。


  「你……」涌起又羞又恼的情绪,柳母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红润的樱唇就已被陈海潮的大嘴紧紧堵住。陈海
潮的舌头侵入柳母的口腔里恣意拨弄。


  渐渐的柳母的蜜穴又湿润了,淫水丰富的分泌出来,乳头渐渐的勃起了。


  」反正都被他干了一次了,干一次和一百次也没有区别了,还不如便宜了这个弟弟。「柳母本就是喜欢陈海潮
的,身体上的愉悦让柳母迷醉,回想夜半梦回,身体的空虚,陈海潮的大鸡巴给带来的快感,柳母沉沦了。


  两只玉腿盘在了陈海潮的腰间,小屁股向上挺动迎合着陈海潮的抽插,双臂也紧紧搂住了陈海潮的双肩。陈海
潮卖力的抽动起来,带起一簇簇的淫水。


  」好弟弟,我的小穴,你要好好爱惜啊。你是第二个客人,以后要常来看看啊。「听见柳母淫贱的浪叫,陈海
潮又猛力的进攻。」好姐姐,你的小穴真紧,就像处女一样,我以后要天天干,时时干。「」好,啊……以后……
她就是……你的了……「陈海潮被刺激的肉棒更加胀大,陈海潮起身坐在床上,一把抱过柳母赤裸的娇躯,面对面
地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柳母吐出香舌和陈海潮舌吻,两人甜蜜的交换着唾液,柳母右手握住他那高翘的大阴茎对
准自己湿漉漉的肉洞,左手勾住陈海潮的脖子,陈海潮双手搂紧她那紧致的俏臀往下一按,他也用力往上一挺,「
卜滋」一下大肉棒没根插到穴底。


  「唉哟!呀……啊……好深」柳母娇叫一声,双眼爽的直翻白眼,双手紧抱住陈海潮的颈部、两脚紧扣着他的
腰际,开始不停扭摆,蜜穴急促地上下套动旋磨。陈海潮双手捏住柳母胸前那两颗抖动的玉乳,并张口轮流吸吮着
左右两粒鲜红的乳头,他抬起臀部一挺一挺地向上顶插着。


  「好┅┅好弟弟┅┅亲爱的┅┅你把姐姐干疯了,你好厉害┅┅啊┅┅不要动┅啊┅┅」不一会柳母再次
达到了高潮,柳母已经足有十几年没有高潮过了,高潮的快感刺激的柳母泄了足有平时的三倍还多。泄精后肉穴还
一缩一涨的吸吮着穴里的肉棒。


  「海潮,我爽死了!你干我好爽┅┅嗯┅┅你┅┅还没出来┅┅我们再来┅┅」柳母奋起余勇,大力的套弄着
陈海潮的大鸡巴,每次大鸡巴都深深的插入柳母的小穴中。


  「好弟弟!快干姐姐┅快你的大肉棒干姐姐┅┅」「┅┅啊┅┅爽┅┅棒┅┅姐姐好舒服┅好弟弟┅┅插我┅
┅干我┅┅」柳母淫叫声音一开始就停不下来。「┅┅嗯┅┅好┅┅好弟弟┅┅好舒服┅┅你┅┅将我的┅┅塞
得好满┅┅好充实┅┅嗯┅┅从来没这么爽过……」「姐姐,你说我的什麽将你的什麽┅┅我没听清楚。」陈海潮
故意逗她。并且加快抽送。


  「┅┅啊┅┅你┅┅坏┅┅明明知道┅┅啊┅┅好┅┅」「哎呀┅┅你好坏┅┅人家┅┅好嘛┅┅我说┅┅我
说┅┅你的┅┅小弟弟好粗┅┅把姐姐的┅┅小穴┅┅插得满满的┅┅姐姐好舒服┅┅你不要停┅┅我要你┅┅插
┅┅我┅┅姐姐的小穴┅┅好痒┅┅」。


  在柳母的淫声浪语中,陈海潮把精液深深的注入柳母的子宫深处。高潮后两人互相抚摸,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自此以后柳母就开始了和陈海潮的偷情生涯,由于陈海潮一直以君子形象示人,柳母也是长辈,所以大家都没
有怀疑。两人食髓知味,竟也如胶似膝般甜蜜,每次见面,陈海潮的大鸡巴都会去柳母的小逼里做客,柳母被陈海
潮的精液滋润的越发光彩照人了,和柳素颜如同孪生姐妹一般。


  柳母的心理已经全是陈海潮的影子,对陈海潮的要求从来不会拒绝。陈海潮就一点一点的透露对柳素颜的痴心,
柳母也渐渐的心理天平倾向了陈海潮。


  这天陈海潮去柳母家做客,真赶上柳父柳母都在家,连柳素颜和陆启文都在,一家人在客厅里说笑,陈海潮加
入了进来。要到了吃饭的时候了,柳母进入厨房做午饭,其他人都习惯了柳母的服务,没有帮满的意思,陈海潮站
起来说:」你们一家人唠吧,我一个外人去帮阿姨忙吧,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手艺。「」好啊,陈大哥,想不到你
还有这一手,我们一定要见识一下。「柳素颜拍手称道。


  」那今天我就露一手,可是谁也不许帮忙啊!「」我们一定不帮忙,你不从厨房出来,我们绝不进去,省的你
说我们妨碍你的发挥。「陆启文打趣道。


  」一言为定。「陈海潮走进了厨房,柳家的厨房在里间,很大的空间,陈海潮打开门,开门进去。回身把门锁
死了。柳母穿着一个粉色长裙,白色的半袖衬衫,白色的围裙,真是一个美厨娘。


  柳母专注的做着菜,没有发现陈海潮进来。陈海潮坐了过去,从后面搂住柳母的蛮腰,一只手附上了柳母的高
峰,柳母惊呼一声,发现是陈海潮,身子一下子就软」小坏蛋,放手,别让发现了。「」没事,他们不会来的,我
要干你的屁眼。「无意中发现柳母的菊门也是柳母的敏感地带,陈海潮就给柳母开了后门,哪知道后门比小穴还要
爽,所以每次陈海潮总要干一干柳母的小菊花。


  」讨厌。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柳母用小屁股摩擦着陈海潮的大鸡巴,陈海潮扳过柳母的头,稳住了柳母的小
嘴,舌头伸进去探寻着。一只手解开衬衫扣子,拨开胸罩,扭住了柳母的一个小樱桃。另一只手从裙子伸进去,发
现柳母里面空空如野,柳母竟然没有穿内裤。而柳母的小逼也是湿润异常。


  」小荡妇,是不是早想被我干了。「柳母白了他一眼,」快点吧,时间不多,一会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呢。
「陈海潮也不废话,掏出大鸡巴,掀起柳母的裙子,直插小逼,飞快的抽查的几下,待大鸡巴都润湿了淫液就抽了
出来,柳母知道陈海潮要干什么,弯下腰,抬起屁股,露出粉红的菊门,陈海潮对准柳母的屁眼就慢慢的插了进去,
柳母仿佛比插小逼还要兴奋,摇晃着屁股。柳母的屁眼变成一个小洞,吞吐着陈海潮的大鸡巴。


  陈海潮随手拿起一根洗过的黄瓜,插进了柳母的小逼,前后两个洞同时被进攻,柳母都已经站立不住,陈海潮
坐在椅子上,柳母软到在陈海潮腿上,由于时间有限,陈海潮没有调情什么的,直接大力的抽插,大约十分钟后,
随着陈海潮的一声低吼,万千子孙进入了柳母的直肠,柳母也在黄瓜的刺激下射出了阴精。


  两人整理好了以后,柳母开始做饭,陈海潮一边帮忙,」海潮,我有一个注意,可以试一试,可是你要答应我
以后要对素颜好不能辜负她。「」我一定会对素颜好的,就像对姐姐一样好,天天都让它满足。「」呸,没正经,
我说的是正事,没开玩笑。一会我们家老头子就走了,我吧启文的手机放起来了,一会你们出门之后,我就洗澡,
做一些诱惑的动作,他回来取手机的时候一定会看见,这个小色坯一定

◆◆◆每日更新色情电影www.erer11.com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

忍不住,在他非礼我的时候,你和素颜进来,
正好让素颜看见,你就有可乘之机了,不过你一定要把握好时间啊。「陈海潮一听,心里乐开了花,终于有机会品
尝柳素颜的美肉了,就算今天不能,也是在柳素颜的心里打开一个口子以后就有机会了,可是陈海潮还是假意道;」
不好吧,这么做,姐姐牺牲太大了,便宜了那小子。「」不会的,我会注意的,可是你一定要把握好时间啊。


  「」我会的,以后你和素颜的幸福就交给我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过了饭,柳父就去上班了,陆启文柳素
颜还有陈海潮做了一回也告辞了,出了单元门没多久,陈海潮对陆启文说,」启文,我的手机没电了,手机借我用
一下。「陆启文一摸口袋。


  」啊,手机好像忘在素颜家了,我回去找找「说着就回去了,陈海潮眼中一丝光亮闪过。


  陆启文回到公寓时候,听见浴室里的水声,一看,原来柳母在洗澡,柳母用了和陈海潮勾搭上的一招,柳母对
自己的身体很有自信,故事也按着剧本一样发生了,当看见陆启文浑身赤裸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柳母微笑了一下。
又赶紧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


  」启文,你干什么。「柳母虽然这样说,可是却米有盖住裸体,光洁的酮体暴漏在陆启文眼中,陆启文的肉棒
又胀大了一圈。柳母看见陆启文那足有陈海潮一个半大肉棒时,眼睛一亮,小逼不住然的湿润了。陆启文扑向柳母
的时候,柳母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躲开,而是岔开双腿,用小逼迎接了陆启文大鸡巴的进攻。


  」好大……好烫……「虽然中午时候陈海潮用黄瓜给柳母一次高潮,可是冰冷的黄瓜怎么能和滚烫的大鸡巴相
比,陆启文的鸡巴每次都顶在柳母的花心上,柳母分开双腿使陆启文的大鸡巴更深的进入体内,淫液住不住的流了
出来。


  岳母和女婿展开了最原始的战斗,「喔……好美……乖女婿……你的大鸡巴太棒了……啊……小屄好涨……好
充实……喔……啊……」「小声点,当心被她们听到!」陆启文轻声的说,屁股则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大
龟头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心上,顶得柳母闷哼出声音!鸡巴插入肥屄中,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
插狠抽着!


  「啊……啊……亲女婿……啊……喔……妈妈美死了……唔……你的鸡巴好粗……喔……小屄被干得……又麻
……又痒……好舒服……喔……」柳母忘记了一切,被干得粉颊绯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阴户里阵阵的爽快,
股股的淫液汹涌的流出。


  陆启文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发出「吱!吱!」的声音。


  「喔……!被你肏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再用力一点!……啊……喔……好棒喔……啊……好
舒服喔……喔……的大肉棒……插干得爽死了喔……啊……」楼下的陈海潮和柳素颜等了一会,陈海潮故意和柳素
颜聊天吸引她的注意力,本来应该早上去的,陈海潮觉得时间长点,楼上的两人就会真刀真枪的干一炮,更有效果。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了。柳素颜终于等不及了。和陈海潮一起上楼。


  走到门口两人发现大门没有关,屋里一阵女人放浪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气声,柳素颜的脸色开始变暗了,柳素颜
和陈海潮来到卫生间门口,看见柳母和陆启文激烈的交合着,陆启文的大鸡巴在柳母的小逼里狂草着。


  柳素颜闷声跑了出去,陈海潮看了屋里忘情交合的男人,暗骂一声,便宜了陆启文了,跟着柳素颜追了出去,
柳素颜出来时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


  陈海潮追了上来,假意安慰道:」素颜,着一定有误会,你别太在意了。「」误会?」柳素颜冷笑了一声,」
陆启文太过分了,那是我妈妈啊。「自己已经容忍他又别的女人了,谁知他……想到这,柳素颜忍不住趴在陈海潮
怀里哭了起来。


  陈海潮搂着柳素颜的柳腰,一阵香气扑鼻而来,心神一阵恍惚,又紧了紧手臂使柳素颜紧紧的靠在怀里,柳素
颜的美乳顶在陈海潮胸膛上。过了一会,柳素颜俏脸一红离开了陈海潮的怀抱。


  」陈大哥,我想喝酒。「陈海潮心中一喜,」可是现在没有酒吧开业,我们先转转吧。「陈海潮陪着柳素颜在
商城转了一下午,柳素颜发泄似地的购物,买衣服,出来的时候陈海潮和柳素颜两人都是两手满满的手提袋,柳素
颜换上了一个牛仔的超短裙,只盖住了挺翘的屁股,两条诱人的美腿漏在外面,上身一个低胸的紧身T恤,露出深
深的乳沟,分外迷人。


  两人吃过晚饭,来到了一家大型酒吧,本来柳素颜的心情都已经有些恢复了,可是几杯酒下肚柳素颜即开始流
泪了,陈海潮赶紧把柳素颜搂在怀里柳素颜略一挣扎,就靠在陈海潮怀里了,两人推杯换盏,陈海潮是有功夫的人,
没怎么醉,可是柳素颜由于上午的事的刺激,神智都有些不清醒了。


  柳素颜拉着陈海潮来到舞池,开始热舞起来,柳素颜的小蛮腰柔如无骨,做出各种诱惑人的动作,把陈海潮当
做钢管舞动着,陈海潮被刺激的不行,一把搂过柳素颜的小腰,两人开始着贴面舞。柳素颜和陈海潮一对情侣似的
贴面搂着,随着音乐节奏穿梭舞池,两人一边跳一边交谈;柳素颜脸红红的,陈海潮右手将柳素颜越抱越紧,柳素
颜丰满的乳房紧贴在陈海潮的胸膛上,陈海潮的下身也硬梆梆地隆起一大块,和柳素颜的小腹紧紧靠在一起。


  陈海潮紧搂着柳素颜,手悄悄的向下移动吃着着柳素颜的」豆腐「,一边在柳素颜耳边讲着一些笑话,柳素颜
在陈海潮怀里笑得花枝乱颤,乳房颠个不停。


  在此过程中陈海潮的阳具已经不知多少次接触过柳素颜凸起的阴户了,柳素颜已经习惯了,便任其所为。


  这是舞池的灯光暗了下来,继而漆黑一片,黑暗中听见有男女当众接吻的声音,可能是酒精的刺激,还有陆启
文今天对他的刺激,使得柳素颜被压抑的一面都爆发出来,她把身子想着陈海潮靠着,全身的重量压在陈海潮的胸
膛上,原本贴着陈海潮胸膛的坚挺高耸的乳房被压得扁扁的,随着舞步用力揉动着陈海潮的胸膛并不断加重双方胸
部的压力。


  陈海潮的双手都在揉捏着柳素颜的小屁股,」陈大哥,我的屁股好摸吗?」柳素颜突然问向陈海潮,陈海潮的
手停止了活动,尴尬的停在柳素颜的屁股上。


  」笨蛋,我的屁股不好摸吗?」柳素颜白了陈海潮一眼,陈海潮这才反应过来,」好摸。好摸。「」陈大哥,
你猜猜我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猜对有奖。「今天陈海潮陪着柳素颜买了足有十套内衣裤,换来换去,陈海潮也不
记得柳素颜最后买的那套了。


  见陈海潮半天没有说话,柳素颜嗔道:」笨蛋,这都猜不到。「玉手抓着陈海潮的手伸进了裙子里。陈海潮感
觉到手边一片滑腻,慢慢地,他呼吸变得急速起来,原来本来内裤的位置他摸到一个有绒毛的小洞,小洞散发着热
气。陈海潮伸出中指一下子就插进了小洞中,原来柳素颜根本就没有穿内裤。


  陈海潮在看柳素颜的上身,。海潮低头从上向下往柳素颜的丰乳处瞧去,由于柳素颜穿着极性感的大开口短背
心而乳头又被压得向上翘起,柳素颜没有穿胸罩,那两对完全赤裸的丰满乳房除了乳尖处的一点点地方外,包括两
颗乳头和乳晕在内的所有部分都被他尽收眼底 。


  陈海潮把另一手伸进了柳素颜的T恤中,揉捏着一个美乳,把另一个乳房从领口露出,张嘴含住柳素颜的小乳
头。这样过了一会,柳素颜推开陈海潮,拉着陈海潮来到了一个角落的卡座上。柳素颜妩媚的看着陈海潮,从陈海
潮的裤子里拉出陈海潮已经坚硬如铁的大鸡巴。


  陈海潮的肉棒看起来又粗又硬,「好了,我要尝尝它的味道。」柳素颜往后退了点,翘着浑圆的屁股,她俯下
头埋到陈海潮的胯间。柳素颜把着陈海潮肉棒的根部套弄着,她的眼睛盯着陈海潮的脸。脸上都是浪笑。


  「喔……」陈海潮发出舒服的声音,柳素颜轻佻的伸出香舌在陈海潮的龟头上舔动。然后她的嘴唇和舌头开始
绕着陈海潮的龟头吸吮,发出「啧……啧……」的声音,陈海潮的龟头变得湿漉漉的油光发亮。


  柳素颜一只手伸过大腿间放到了自己的阴户上,她喉间发出「嗯……嗯……」的呻吟声。陈海潮用手握住柳素
颜硕大的乳房用力挤压搓揉,食指挑逗着柳素颜的乳尖,柳素颜的乳头马上硬挺了起来。


  陈海潮另一只手按着柳素颜的头,柳素颜明白现在需要什么,立即把陈海潮的整个肉棒含入口中,头部不断地
上下摆动,用她的小嘴套弄着大鸡巴。陈海潮又粗又长的鸡巴几乎把柳素颜的嘴都塞满了。


  柳素颜给陈海潮口交了一会,陈海潮都已经把持不住精管了,陈海潮站起身,示意柳素颜坐下来,柳素颜听话
的做了下来,把短裙提至腰间,露出白嫩的大腿和湿漉漉的小穴。


  望着圆润的长腿,陈海潮心动不已,伏身在她下体,先亲吻小腹,再舔阴毛,接着舔阴唇,再把阴唇吸进嘴里
吸弄,过了一会伸舌进入柳素颜粉红色的肉缝,不停地在蜜穴里翻搅舔弄。不一会柳素颜就娇喘连连,呻吟不断。


  」快……好哥哥……干我……我要……「陈海潮看机会难得,挺着大鸡巴对准柳素颜的小穴狠狠的插了进去,
机械的做着活塞运动。


  「啊……啊……噢……噢……好老公……被你插死了……好哥哥……你的大鸡巴真粗……妹妹的骚穴被穿歪了
……快顶到子宫了……啊……啊……」「啊……你厉害……好哥哥厉害……插死我了……好满足……」两人做着最
原始的运动,淫水流了一地,最后双双达到了高潮,柳素颜下来把陈海潮的大肉棒又舔又吸,直到把两人的淫水都
舔干净才停止。


  两人开车回到了陈海潮家,一夜无眠,激情四射,柳素颜的小逼被陈海潮的精液灌的满满的,第二天没有下去
床。成为了陈海潮的小爱奴。


  【完】